写给 2016 年

0697754b-a0fa-4921-8ab8-77caed910831

当家方知柴米贵,这句话我也是在经济基本独立之后才能有足够的体会。我目前的收入水平,足以应付日常的开销,还能略有盈余,供我每个季度小小地奢侈一下;但我所关心的,则是将来的柴米油盐,这个将来,从近来说,是几年之后的小家庭生活(虽然我已经不对此报太大希望),从远来说,还有双亲的赡养与我自己对自己的赡养。这其中的每一项,都让我感觉到了压力,更进一步地,让我有一种危机感。

另外一种危机感,则来自于这个社会。赵国的问题,到底是体制问题还是个别问题,这个暂时不讨论,我只认为,的确存在着问题。破家县令,灭门州尹,普通人对上公权力,基本是难以取胜的。没有遇到的时候可以假装看不见,但是遇到了则只能逆来顺受。至于医疗,环境,社保,信息自由等等,全都是炸弹,只能期待赵国拆弹部队。

2015 年,我就在这样的感受当中度过了一年,很遗憾没能顶住压力,奋发向上,而是听从了诱惑,将比较多的时间花在了娱乐上。进步当然是有的,只是回头总结,还是觉得自己前进得太慢,眼看 2016 年的应届生已经跑步冲进了就业市场,竞争对手增添了新的一批,我却还不能让自己的目标有着明晰的具现。

我的思维还是和年初一样地混乱,我想成为程序员,我对很多技术感兴趣,但是我吃不准应该去学哪一项,从哪一个地方开始入行。感兴趣的事物太多,但是人的时间与精力总是有限的。而自己靠业余时间的自学,又怎样能够追赶上全天写代码的人引领的潮流呢。这是一种相对的慢,因为走得不够快,就有会担心被抛下。

我也在思考我是否进入了一个舒适区,开始安于这种日常显得游刃有余的小生活,这样的生活虽然不差,以后也会有所发展,但是却更难达到我想要的财务自由的目标。

紧迫与焦虑在这一年充满了我的身心,感觉像是多年积累的一次总爆发,而这些情绪所起到的作用却是偏向负面的。

这是一种现代病,确切地说是现代进入诅咒,身边的一切都在快速地前进,让人不由自主地认为,不断地前进才是正确的,名为效率的魔鬼拍打着皮鞭,说跟上脚步,或者去死。

这种诅咒的确很难净化,因为事实证明,那个魔鬼说的很有可能是正确的,在这个普通人缺乏保障与退路的时代,就是如此。我只希望有一天在奔跑的时候,发现,原来也可以放慢脚步,不是因为小清新的时光静好,而是真正地认识到不必时刻为了生存而前进着。

当然,这可能是很久很久地以后才能发生的事情,现在我所能做的,就是去适应,或者把它当作无所不在的空气一样,或者直接把它无视

在 2016 年,我希望自己能够更加适应这种独立的生活,并且可以在现在与财务自由的目标之间,找到一条可行的通道。目前我还是认为我需要转行,但愿我的坚持有意义。

最后,如惯例,祈愿世界和平,人类有爱。


Les sirènes du port d'Alexandrie, chantent encore la même mélodie. La lumière du phare d'Alexandrie, fait naufrager les papillons de ma jeunesse.
自豪地基于 React.jsGatsby.js 驱动 | 托管于 Netlify | RSS 订阅可用
内容基于 CC-BY-SA 4.0 授权 | 评点或斧正可以 在此提交 issue
2013-2018 鏡 @ がんばらないプロジェクト / 夜ノ森工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