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 26 岁

虽然我对于年龄并没有那么敏感,但是总有一些事情会提醒自己在变老。比如看到论坛上的「23 岁了还在读研」的抱怨贴,比如年复一年的应届生找工作、准大学生问志愿循环,还比如,发现自己觉得不错的 AV 女优都已经是平成 10 年代。心中一旦种下了「变老」这个念头,人也就不知不觉开始对这个命题敏感了。自己也对追求长生不老的想法多了一份理解。

Time waits for no one,特别是在这个变化剧烈,人人争分夺秒的时代,变老的每一天都显得无比地浪费,恨不得立即行动去补救回来。然而真的有时间可支配的时候,却又不知道做什么才好。就和之前写过的一样,梦想是有的,但是没有抵达路途,久而久之,连实现的可能性都无法感觉到了。

前不久读了马亲王(祥瑞御免……)的《十年》,感触良多。两年前我的计划还是和亲王一样,进入一家大型的法资企业当工程师。但是种种原因,自己心仪的几个企业都没有过简历关,而在亦庄的那几个月,我也突然怀疑起这样的升级道路是不是适合自己。于是中途转向,想要按照自己的兴趣去找写代码的工作,但因为经验原因,也和自己心仪的一些公司无缘。最后投身新能源行业,我仍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不甘。总而言之,这一两年的心绪也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而变得更加焦虑和负面。

不过,我还是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宏伟目标:财务自由,可以做爱做的事情,如果要加一个期限的话,最好是能和亲王一样,在十年之内完成。这个目标可能很难,因为人的欲望是会不断膨胀的,我也并没有出色到能够打开一条道路的个人能力,只能说尽量地摸索,看看自己能走到哪里。


Les sirènes du port d'Alexandrie, chantent encore la même mélodie. La lumière du phare d'Alexandrie, fait naufrager les papillons de ma jeunesse.
简体中文
自豪地基于 React.jsGatsby.js 驱动 | 托管于 Netlify | RSS 订阅可用
内容基于 CC-BY-SA 4.0 授权 | 评点或斧正可以 在此提交 issue
2013-2019 鏡 @ がんばらないプロジェクト / 夜ノ森工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