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 2017 年

在去年的日志中,我讲起了外部环境的变化,在过去的一年里,这样的环境给人感觉是在不断地恶化,经济的下行,行业的不景气,社会矛盾的激化,自然环境的报复,未来前景的黯淡,都在切切实实地发生着,不能够凭借补充正能量而视而不见。自然,这是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。无论如何,我不能回到过去,也无法跃到未来;没有上帝视角,看不到选择肢通向的结局,因此只能活在当下,勇敢地、美丽地、卑微地而且丑陋地活下去。

所以在今年的开头,我只想谈一谈我自己。

这么多年过去,我突然发现我变成了一个愤世嫉俗的人,一个怀疑论者。这一方面可能有过去所接受的教育、坚信的理念崩塌带来的反噬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个人实践与结果之间的不匹配,导致我选择了一种对自己舒服的解释方式。反思自己的这几年,没有能够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,这究竟是世界的错,他人的错,还是我的错,还是飘渺虚无的命运的操作?如果要反思自我,实在也不知道能怎样让自己改变;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,并不能带来具体的实感;所以,可能我还是选择了最简便的方式。有一种说法,「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」,虽然不一定对,但在这里还是适用的。

怀疑社会,把世界当成靶子,并不会有什么效果。天道无情,不管怎样吐槽,也会被直接无视。归根结底,只是给自己的内心的冲突找到一个暂时的安抚。然而过犹不及,当内心完全地犬儒化的时候,就很容易不再相信爱,不再相信存在美好。习惯这样子思考之后,心里面会感到一种孤独;最终受伤害的,可能还是自我想要珍惜的事物。

我是个内向的人,以前就显得很薄情,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;再者,不讳言地说,我内心深处有着自卑,有着悲观。这并不算什么坏事,虽然和社会所期待的完美性格不一样,但是我没有努力假装自己性格完美的想法。我也在尝试学着接纳这样的自己,并且希望学会能够和这个社会和平共处的方式。只不过,还是需要不让自己走到死胡同里去。在新的一年里,希望自己能够更好地看待这个世界。

祝世界和平,人类有爱,自己也能过得很好。


Les sirènes du port d'Alexandrie, chantent encore la même mélodie. La lumière du phare d'Alexandrie, fait naufrager les papillons de ma jeunesse.
自豪地基于 React.jsGatsby.js 驱动 | 托管于 Netlify | RSS 订阅可用
内容基于 CC-BY-SA 4.0 授权 | 评点或斧正可以 在此提交 issue
2013-2018 鏡 @ がんばらないプロジェクト / 夜ノ森工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