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 年 1 月 14 日

又是一个多月没有着笔了,简单地描述一下近况吧。

我每次写完代码,总是会很高兴,因为有一种等级上升了的感觉。可是到第二天醒来,却会陷入一种空虚感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作品其实没有那么好,虽然是我自己写的,但是还没有好到让别人也叫好,也没能比过我那些欣赏和模仿的对象。我也知道好东西需要不断地打磨不断地坚持,但是一旦意识到短期之内不能做到一鸣惊人,总会觉得自己在做无用功。简单地说,就是缺乏一种正反馈,能让我保持继续做下去的热情。

我也试过找一些驴子前的胡萝卜,比如保持 github 上的 contributions 板子的着色。这回倒是刷新了 longest streak,不过到后来都是提交一两个小改动和 readme、license 之类的投机取巧了。

然后我就去玩 DotA 2 了。

大学几年,很多回忆都是放在了旁观别人 DotA 上了,我自己也上过场,但是一手残二菜,一直扮演对方第六人的角色,所以到后来,就只会看别人打或者和电脑对战了。这回重新与人对战,是因为某一天想到自己好久没有尝过一些失败的滋味了——这句话说得有一点大言不惭,事实上可能我一直都在品尝这种味道。这种想法主要是回忆起当年不会打乒乓球,然后每天和人打被人虐的那段时光。虽然被人虐心里很不爽快,但是最后自己还是有所进步,最重要的可能也还有心态的锻炼。

当然,以上可能都是借口,我也许就是想玩一阵,不去看那些我觉得我应该看却又觉得看了也不会有用的书而已。我想,既然我有兴趣,害怕的也只是失败而已,那么就顺遂自己的心意吧。

一开始打对战的时候是挺轻松的,赢得多,输得少。不过到现在已经变成了输赢各一半了。鉴于 DotA 2 的匹配公认来说是比较公平的,我已经进入了某个分数段了。

和别人开黑的时候我就开始被虐,所以也大概知道自己的层级如何。

现在还是觉得一刀刀一天是很爽的事,值得列入将来想要做的事情的列表当中,当然,不是一输输一天。

然后,元旦之后的这几天,我都在看网络小说,猫腻的《间客》和现在正在连载的《择天记》。这一次是付费看的,主要是发现自己有一点小闲钱,可以支持一下正版,支持一下一个还不错的作者了。

与猫腻的小说结缘还是因为史航老师在微博上推荐了《庆余年》。然后断断续续地看了他的《朱雀记》和《将夜》。他的小说除了有些地方灌水略多以外,都还是比较有观赏性,比很多轻小说高了不知几层楼。

不过我是看 SAO 都能感动到哭,看《龙族》都能够深度代入(虽然时候经过理性的分析破除了)的人,自己的审美水平也是比较以往通俗了许多。

目前欠了不少东西没有写,比如过去两年的总结文(写给 2015 年),比如去年的读书笔记(为了证明我真的拿  kindle 看书了),去年的观片感想(断了好久了)。这些我觉得还是很重要,再不勤奋一点笔耕,我都快不会遣词造句了。


Les sirènes du port d'Alexandrie, chantent encore la même mélodie. La lumière du phare d'Alexandrie, fait naufrager les papillons de ma jeunesse.
简体中文
自豪地基于 React.jsGatsby.js 驱动 | 托管于 Netlify | RSS 订阅可用
内容基于 CC-BY-SA 4.0 授权 | 评点或斧正可以 在此提交 issue
2013-2019 鏡 @ がんばらないプロジェクト / 夜ノ森工房